首都师范大学党委书记张雪如何折服校园(组图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10-10 00:32

  首都师范大学党委书记张雪,就是把这“普通”、“柔美”、“威严”、“美丽”、“亲切”、“温暖”近乎完美地融合在自己身上的一个人、一位知识分子、一名高校党务工作者。

  正式采访张雪之前,记者先联系了一位在首都师范大学工作多年的朋友邱运华,他正在外,回复来一条短信,半是介绍,半是叮嘱:“好好宣传我们雪书记,她是劳模是楷模!”

  “雪书记”,看到这个称谓的第一眼,就被打动了。能让老邱对学校的党委书记如此相称,这位书记一定折服了这位来自湖南、颇有个性、很讲礼数的汉子。

  没想到,随后在首都师范大学采访到的几乎每一位教师、每一位院系领导、每一位学生,都称呼张雪书记为“雪书记”。这位书记折服的是整个校园。

  首都师范大学主楼230房间,是张雪的办公室,自从她搬入这个房间,这里就成为首师大人流量最大、熄灯时间最晚的地方。经常,张雪会在这里加班,处理校务、约谈干部、接待来访。同事、老师、学生都已经习惯看见主楼230的灯光持续地亮到深夜甚至第二天的凌晨。

  张雪任学校党委书记的5年,被老师们公认为“首师大历史上发展最好的时期之一”。而这种发展同样困难重重良乡新校区因投资问题面临绝境、年轻教师长期没有住房已经严重影响教师队伍、几十年遗留下来的校内平房区早已该加以改造、引进人才和稳住人才工作也压力重重……

  这道道难题,却都在“雪书记”这个总爱静静微笑、外表如名字一样柔美的女同志的超限投入下,逐步解决2010年新生顺利搬入良乡新校区、高端人才被首师大留下来引进来、国家重点学科从0增至4个、一级学科博士点从3个发展到17个、平房区改造和3万平方米公租房已经立项通过。“没有‘雪书记’一次次地奔波,我们青年教师就没有很快搬入公租房的希望。”校团委副书记栗睿感动地说。

  但是,很多老师都不知道,张雪在首师大工作的20多年里,学校先后修建了17栋住宅楼,张雪不仅没为自己争取过特殊待遇,还主动让出了多次改善住房的机会,仅仅从学校分得一套位于西四环不足80平方米、顶层朝阴的两居室。

  也很少有老师知道“雪书记”在为破解学校这一系列困难四处奔波的时候,自己面临着什么隐瞒癌症病情、坚持每天长时间工作3个月、10天里两次大手术、期间带着术后还没愈合的刀口“溜”回学校连续3天主持新学期会议、18次化疗折磨得她呕吐不止却坚持周五化疗周末休息周一上班、手术后3天她就出现在办公室,而医生的命令是“休息3个月”!

  2003年12月,张雪从首都师范大学党委副书记岗位上调任中国音乐学院党委书记。任命一出,就有很多不同的声音传到张雪耳里“专业不对口,外行如何领导得了内行?”“艺术家成堆、问题成堆、矛盾突出的高校,工作不好做呀!”

  到任后,为了迅速了解学校,找出学校发展中的病灶,张雪立即开始了在中国音乐学院中层干部和师生员工中的调研、约谈。

  艺术家也的确有个性,不少人给她下马威“调研?做做样子吧!”“我没有时间,不谈了!”“我时间紧,下午4点来,就谈1个小时!过时不候!”

  艺术家也是最真诚的。张雪的真诚很快打动教授们。只给1个小时谈话时间的老教授看见党委书记准时静静地等候在自己家门口,深深感动,打开门,迎进去,一谈就是3个小时!谈得不顺的,就一次两次地去,和颜悦色地听,微笑着记录,诚恳地表态。

  到任后的那个寒假,张雪没有休息,而是走访了在职和离退休职工100多人。这时候的她,仍然还是音乐的外行,却已经是中国音乐学院的内行“学校成立30多年,人才辈出,却连续三年申博失败,校内连自己的演出场所也没有。就从这两个老大难开始!”

  张雪承担了“申博”的重任,带着申博小组成员到全国各地知名艺术院校交流取经,很多次,为了赶时间,就买站票先上火车再签座位,有时候甚至一站几个小时。“七月的江南天气炎热,车厢里更是密不透风,她却没有过任何一句抱怨。”申博成员林大熊这样回忆。

  申博答辩时,面对专业评委,这个音乐外行陈述得体、对答如流,中国音乐学院也等来了好消息“申博”成功了!一时之间,士气大振,大家开始服了自己的党委书记。

  接下来,张雪四处寻找支持,解决音乐厅的建设资金,已经搁置10年之久的老问题,她最终用1年时间给磨掉了。如今,面积13900平方米、拥有音乐厅、歌剧厅、排练厅3个大厅、座位总数970个的中国音乐学院国音堂,傲然挺立。

  2006年年底,首都师范大学前任书记调任新岗位,首师大教师联名给市委要求张雪回首师大担任书记。任命很快下达。

  得知张雪要调离,中国音乐学院几乎所有教授老师也联名写信要求张雪留任。只有退休教授李文珍没有签名:“我不挽留她。看着她我真心疼,她太累了。该歇歇了!”

  离开中国音乐学院时,学院院长、著名音乐教育家金铁霖和100多位老师眼含热泪,掌声雷动。而首师大的到职会上,所有与会者喜笑颜开,同样掌声不断。时任、教工委书记朱善璐颇有感慨:“我送了这么多高校干部到任,第一次,看见大家一直笑,从会议开始笑到结束!”

  拨通北川中学校长刘亚春的电话,刘校长说:“雪书记是一个全心全意投入教育,并按照教育规律办学的实干家。”刘亚春现在还记得很清楚:第一次见到张雪,是在2008年6月11日,他到北京做汶川地震英模报告,会后被接到首都师范大学,张雪书记、刘新成校长当面把援助北川中学的200万元支票交到他手里。第一次见面的张雪书记,始终关切地微笑、言语不多、让人心里安静。

  后来,张雪受邀出席北川中学2008年9月举行的地震之后第一个开学典礼。张雪看着震后的孩子们、老师们,用微笑、平静、轻柔又坚定的声音说:“首都师范大学将与北川中学风雨同舟,心手相连,直到永远!”

  “得知雪书记患癌症了,我专程去北京看望过她。到的时候已经晚上7点了,她还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工作。我问她为什么不休息,她说多工作,一忙就不想病的事情,反而好得快,现在也真的恢复得很好。”刘亚春说到这些,还是感动不已。

  “我的一个学生,30出头,是北川乡下一个小学的校长,也患癌症,一天到晚唉声叹气,钻研药补食补。我就拿雪书记的事情开导他,他现在积极多了。”

  关切的当然不止刘亚春。首师大、中国音乐学院的师生得知张雪患病的消息,震惊心疼之余,都是掩不住的焦急“雪书记,身体重要,别累着自己。”“雪书记,我的事就不麻烦您了。”“我不给她打电话,她少接一个电话,还可以多休息一会儿。”

  看着记者,听着转述的这些话,张雪的微笑非常羞涩,神情不安,语速略快甚至显得有些“笨拙”:“真是太麻烦你们了,给大家添了太多麻烦了,我就做了很少的一点工作,不值得大家为我这样。我真的不安!”

  但一谈到现在的工作,张雪就平稳下来:“要怀着对群众的感情做好工作。我在为他人付出的时候,也能体会到一种幸福。”